母亲节

母亲节 怂怂

 不需要节日里我在,只需要你心里我在(周练)

              文|怂怂

  今天是母亲节,康乃馨遍地开放。久雨后的青空,母爱抚慰着我们,而遍地幽香不自主地回报太阳。

  1905年,我们有了第一个母亲节,有了纪念母爱的节日,用节日呼唤感恩母亲的心灵。“伏惟圣朝以孝治天下”,中国自古对孝道便十分重视,。上次看到一点史料,说孝是古代中国考核地方的主要标准,如果出现父母不得赡养,县官可能会被降级。狠一点,有了抛弃父母、杀害父母的事件,就不是当不当官的事,而是还能不能活下来了。这种措施,自然人人言孝。“鱼得水逝而相忘乎水,鸟乘风飞而不知有风”,人人却是应该言孝,可心理总感觉有些奇怪。

  近日,陕西一男子活埋母亲闹得沸沸扬扬。但对于儿子的行径,母亲却竭力开脱。双方背后复杂的情感让人深思不已:对一个八岁便抛弃自己带弟弟妹妹转嫁,不被其他兄弟扶养了却来找自己的母亲,儿子似乎有苦难言;。但过了孩子本身最难以养育的日子,只是因生活所迫而离开,母亲好像更值得同情。我们对错难判,而他们双方彼此嫉恨又谅解,矛盾又本该如此。对与错,社会评价;罚与责,法律裁决,我不做过多谈论。但各种对错交织,得失衡量间,我们把爱本身扫到了哪里?

  人们常说养儿防老,法律也界定了扶养与看护的边界,但情感需要理由吗?母亲不是苍颜白发的概念,而是叨叨叨的碎碎念;儿子不是养老的存折,而是出生的哭喊与父母嘴边的喜悦。孩子被打的哭,母亲被气的笑,毫不奇怪,都是母爱。康乃馨只是象征了对母亲的爱,而玫瑰从来都不是爱情。当我们尝试判断感情,感情便没有了意义。

  记着和母亲在路上聊起她的过去,我听着她吹嘘着自己年少的种种厉害,我听着她引以为傲的资本,风里,我们都笑了。

  爱不需要利益衡量,陪伴自是最深情的告白。

  
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