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许我一世桃花烂漫,我允你一眼情意绵长『1』

你许我一世桃花烂漫,我允你一眼情意绵长『1』 泠月无声
我是夏湫,畅音阁阁主之子夏湫 母亲常说我只懂花天酒地,从不为家事忧心。然而我畅音阁富可敌国,有何家事可忧心?整日笙歌嬿舞,又不是我堂堂七尺男儿应做之事,这畅音阁,终究是女子的天下,是歌妓的舞台,与我夏湫何干?畅音阁,是母亲的畅音阁,我从未想过接手。花天酒地又如何,自家歌妓母亲不许染指,别家舞姬难道还不许我碰了?听说北街的莺语楼里,刚招入一个舞姬,面容倾国倾城,舞步婀娜多姿,一颦一笑,举座动容。小爷我今日偏要去瞧上一眼,看看是何等姿色,竟被这些蝼蚁吹捧成这样。 “小爷我今日包场,这些不相干的人都给我滚出去。”奇怪,原以为新来了个舞姬,人应该很多才对,今日这莺语楼,怎么如此寂廖。 “楼主何在?” “哎呦,我当是谁呢?原来是我们湫少爷来了,这……您是怎么进来的?” “当然是走进来的,不然呢?飞进来吗?少废话,快把你们新来的舞姬叫来,给小爷献舞” “爷,今日不行,今日已有人包场” “怎么,不乐意?我明日就派人拆了你这莺语楼,你信不信?包场?小爷我出双倍价钱” “湫少爷,您可别难为我,您可知今日来的是……” “无妨”,这时左边云台上的人打断了那老婆子的话。 “知音难觅,既然这位公子也同样想要欣赏滟儿的舞姿,那便请他一同观赏” 眼前的这位一身白衣,眉目如画,以折扇遮面,满身的书生儒雅之气。 这小白脸是来跟我比阔还是怎样?在家待着好好读书不行,非要来这烟花之地凑个热闹。不过敢这样摆阔的,想必也是个大人物。穿戴无金银,不像是王公贵胄;身侧无随从,也不像是江湖之人。为一个舞姬如此招摇,也着实让人费解。罢了,我今日不与他争这莺语楼的场子,且先观赏这舞姬的舞姿。 “好,公子识趣,今日赏舞,兴尽而归,来日必当再约。”在楼主的带领下,我走近了他,确实,生了一副好皮囊。这倒更增加了我赏舞的兴致:究竟是什么样的美人,竟能让众人都为了她砸钱? “滟儿,今日你独舞一曲给二位爷瞧瞧。” “是,妾身孟以滟,怕是要给二位献丑了。” 这时,眼前的这位,嘴角一抹邪魅的笑,我忍不住颤了一下。 台下的滟儿轻纱半掩面,柳叶眉,丹凤眼,肤若磷脂,腰若束素,大有细风拂柳之态,不同于其他舞姬的妖艳浓妆,孟以滟这身装扮,霎时间让人眼前一亮。 这个女孩儿,小爷我要定了。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