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骨哀

白骨哀 顾允.
多年之久,她负仇恨悲痛,跟在他身后,拉紧他的衣袖,嘴里时常叫唤师父。 “你还是放不下仇恨吗?” “灭族之仇,不共戴天,师父,原谅徒儿恕难从命。” “那是君王……” “罪孽深重,便是造反,徒儿也万死不辞。” “好,你去吧……” 她潜入皇宫,一路通畅无阻,令人心生疑虑。 她顺利进入御书房,打探的消息说,皇帝每天这个时辰都回来批阅奏折。 她苦苦等待,终于等来了。 她眸色一变,杏眸之中满是杀意,突然剑光闪过,从胸口穿过。 嘀嗒……嘀嗒…… 血色溢满了琉璃盏,之前她还为报仇而乐,现在竟恨不能杀死自己一剑封喉。 因为,皇帝是他…… 她的手颤抖,她看着他安慰的笑意仿佛在说,傻丫头啊,不要哭,你报仇了。 他浑身逐渐冷却,冷凉,她使劲去抱住他,却将自己的一颗心也染上凄凉。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将师父扶回来的,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弑君没有遭来追杀,不知道为什么出宫路途上无人阻拦。 他留下一封信,她攥得很紧…… 此后,许多地方留有一个姑娘的身影,面纱遮颜,头上一支素银簪,长发飘然,一袭白衣,手中捧着一个盒子,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。 她要好好的,因为他说,既然如此,他便代父还债。 他说对不起,丫头,师父不能陪你去天涯海角,走遍大江南北,看月升日暮。 他说,傻丫头,再听师父一次,好好的活着…… 她捧着他:“师父,这次,换我带你走遍天涯海角。” 师父,其实徒儿一直……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