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许你一世桃花烂漫,你允我一眼情意绵长『2』

我许你一世桃花烂漫,你允我一眼情意绵长『2』 泠月无声
我是孟以滟,金陵孟家独女孟以滟。 五年前,一场大火烧尽家中财物,亲友亦不知去向,于是我由富庶人家的大小姐,一夜之间家破人亡,一无所有。 原本想靠卖艺为生,后想起父亲教诲。既是孟家独女,便该有大家风范,怎可在大街上抛头露面? 那一日,我摘下鬓上首饰,将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,都典当成了白花花的银子,接过那袋银子,觉得自己很讽刺。昔日自恃清高的孟以滟,如今竟要靠变卖首饰才能维持生计,可笑之至。 于是我只身前往城东李家,自小便与我订下婚约的李家。 换了身干净衣裳,向未来的公爹行过礼后,坐在前厅静待茶香弥漫,聊起来日不明缘由的大火,潸然泪下,泣不成声。 原想我孟李两家乃是世交,且我与李公子尚有一纸婚约,再怎样,李家都会接济我的。谁曾想,李伯父竟以我守孝期未满为由,不宜嫁娶,便打发了我。清傲如我,所谓的出于善意而赠予的盘缠,不要也罢。要了,便是低头接受施舍。 我开始了风餐露宿的生活,躲到荒野的破庙里,筑起一个小小的窝。我所典当来的钱,终究不能够我撑多少时日,那一夜,我辗转反侧,为今后的生计忧虑,彻夜难眠。也是在那一夜,我遇见了陈慕——我命定之人,我想。 “滚” 我看到一袭白衫,一柄长剑,和一张倾世的容颜; “姑娘,请整理一下你的衣衫” 这时我才注意到自己已然衣衫不整,再看看剑下之人,惊恐地看着持剑的少年,还有,同样的,衣衫不整。倾刻间,我意识到了些什么,于是开始低声抽泣。 “少侠,你饶了我吧,少侠。我还什么都没做啊”,剑下之人两手撑地,时刻注意着剑离自己还有多少距离。 “饶了你?我若是来晚一步,你怕是什么都已经做了吧”,说这话的美少年,没有流露出任何表情,就连眼里,也只有孤傲和凄冷。 骤然,遍地鲜红。 “姑娘,何故独自在这破庙栖身,被人下了迷药都不曾察觉”,我看到他轻拭剑上的鲜血,一遍又一遍地,直到剑上没有一丝血迹,那时,他才肯转过身看我一眼,闪过一点点温存,余下的,都是冷漠与隔阂。 剑被擦得很亮很亮,反射的光刺进了我的眼里,顷刻间,有一丝恐惧。 “妾身闺名孟以滟,前些时日,家中遭遇变故,无处安身,只得以此庙作为栖身之地” “原来是孟家大小姐,久闻芳名,今日一见,果然名不虚传” “少侠怎么也跟那些登徒子一般,说着这样的套语?” 猝不及防,他突然靠近我,熟练地将一把短匕首架在脖子上,“你不怕我?”依旧是黯淡无光的眼神投向了我。 “怕?有何可怕?不怕,为何要怕?”我带着我不可一世的高傲,强装镇定这样说,然而内心已然激起万千波澜。 “很好,既然你无处可去,那就跟我回桃花谷吧”,我看见他嘴角那一抹邪魅的笑。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